订阅本站

网络时代爱迪生–Bill Joy

中國壹石頭 发表于 2010-6-8 分类 我的新闻 | 发表评论

       其貌不扬的瘦高个,凌乱的亚麻色头发,这就是被《财富》杂志誉为“网络时代的爱迪生”的Bill Joy。他曾是Sun的创始人之一,并在Sun担任首席科学家长达二十一年。他是一位令人崇敬的软件天才,同时也是一个标准的技术狂人——在记载英雄的历史中,我们注意到,天赋和近乎疯狂的偏执这两者总是结伴出现,并在英雄的身上达到一种交融的境界。

       然而,软件英雄史诗令人遗憾地忽略了Bill Joy的另一面——作为一名以追求公民社会正义和道德为己任的公共知识分子。他也曾多次尝试,希望通过自己的独立思考,并以个人言论的方式来影响社会,推动社会进步和解决公共问题。

       话说当年,AT&T在反垄断法的判决下,不得已放弃了从Unix开发和支持中获利的念头,从而专心致志地开始卖Unix的源代码许可证。当时,Bill Joy所在的Berkeley计算机科学系就在贝尔实验室所发布源代码的基础上,开始了他们的Unix研究——可能当时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,这一行为对后来的世界产生了多大的影响。在Berkeley持续不断的研究中,Unix具备了如此多的现代操作系统特征:基于分页的虚存系统、统一的文件系统、强大而完善的脚本、网络……

       最早基于分页的虚存系统就是由Bill Joy加入到Unix内核中的,这使得Unix得以打败DEC的VMS操作系统而成功获得DARPA的支持。国防部雄厚的资金成为Bill Joy和他的伙伴们强有力的支柱,让他们能够源源不断地挥发灵感,继而完成了csh、vi、TCP/IP等等。csh(C Shell)以其强大的功能获得了广大程序包括各种不同版本的Unix和Linux;至于TCP/IP就更不用说了,您能在遥远的中国了解到Bill Joy的英雄历程,正是基于TCP/IP的互联网所赐。1984年,Bill又发布了NFS网络文件系统,其后则是在此基础上的PC-NFS。

       在成立Sun微系统公司后,Bill Joy又担当设计了Sparc微处理器最关键的一部分电路。每年Sun公司靠Sparc服务器和工作站的生意能赚到上百亿美元。而Java虽然是由Sun的James Gosling所写,却也是因为他的全力支持,从而走到台前,从一种编程语言演变成为今天流行的开发平台。

       在Java之后,Bill Joy还主持了Jini——一种连接分布式计算机系统的技术的开发。任何联网的小装置(数码相机、电视机、打印机等)都可以由包含有Java写成的简单程序实现自己的功能,并且供其他设备使用;还有Jxta,这是一套开放的P2P协议,允许任何互联网上相连的设备(如手机与PDA,个人电脑与服务器)交流和协作。

       在短短的二十年内,Bill Joy创造出了那么多令人心动的软件,不得不令人折服。可提到哪一个对程序员的影响最大呢?人们众说纷纭。也许小小的Vi编辑器的影响是最持久的。正如Reg网络杂志做的调查,大多数程序员都评论说:“没有NFS、Java和其他的技术还能活;但是如果没有Vi,简直没法活了!”

        Bill Joy能在IT圈外广为人知,不仅因为他是个技术天才,也不仅因为他是个人人羡慕的亿万富翁,主要还是因为2000年他在《连线》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《未来还需要我们吗》。他宣称生物技术和纳米技术的轻率进展也许会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,也许未来不再需要人类。

       Joy的这篇跨越其专业的文章引来了很大争议。有人认为,Joy只是个程序员,并没有资格谈论生物技术的复杂性。就算是IT界的同仁尼葛洛庞帝在接受采访时也说:“Bill Joy当年写这篇文章时,正处在中年危机之中。我正好知道这一点。因此其文反映了他那段时间的失意。”

       难道只有所谓的专业人士才有资格评说技术灾难吗?难道公众就缺乏基本的分析与判断吗?所以,Bill Joy面对这些非难并不放在心上,他认为提出这个命题的目的不是危言耸听,而是要让公众都关心技术危害的问题,思考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来避免不想见到的未来。这就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公共良知。

       此外,他还陆续发表了《为数字革命而设计》等多篇涉及技术的文化影响的文章,引起了广泛的注目。

       2003年9月,Bill Joy离开Sun。当时Sun公司的股票也应声下跌了3.2%。后来,Bill Joy在接受《连线》杂志的采访时高兴地说“嗨,我辞职了!”。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的职业生涯就此结束。除了每天在家中面壁沉思外,他还在考虑着未来的技术。说不定哪一天这个网络的爱迪生又会带给我们新的惊喜。

木兰花令 拟古决绝词

中國壹石頭 发表于 2010-6-8 分类 嘀咕 | 发表评论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?
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
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零铃终不怨。
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